猫眼诡事录:诡镜谜踪(上)

饰演夕瑚的是一名叫朱灵的大四女生,长得高挑美丽,原本就是女主角的候选人之一,在几次排练饰演后最终定角由顾采薇出演。顾采薇摔伤后,她自然代替成为女主角。

欧南诺让刘书昊在一边等候,朝左边的女生问:“顾采薇?”女生点了点头。

一个穿着湖绿色侍女装扮的女生从幕布下钻了出来,她尖叫着跳下了舞台。

“你演的话,肯定比她好的。”辛子菡说着,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。

“黄昏已过,你却还未出现。罢了罢了,我本就不该来的,你放不下你的似锦前程,我也断不了我的亲缘情深。只是你害我走到这一步,我又有何脸面回去?倒不如一了百了,你若真有良心,明日到这桥头唤我三声,我也能瞑目。”

而昨天的剧场死亡事件,使“诅咒”成为每一个学生都绕不开的话题,几乎所有角落都充斥着关于诅咒的窃窃私语。

“如果你还要说‘诅咒’之类的话,那现在就给我回去。”欧南诺打断他的话。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欧南诺眉头微微一皱,“能多听点有效息吗?”

辛子菡点点头,言又止。顾采薇当然知道子菡想说什了——此时站在舞台聚光灯下的女主角本应是她,而因为昨天彩排时那一场坠落事故,导致她脚踝扭伤,虽然伤得不重,但却无法在今天的正式演出中上台了。

“原本你是女主角,为什么她可以临时接任,还演得那么好?”欧南诺似笑非笑地问。

欧南诺微微沉吟,说:“先把今天演出的人带过来,然后所有话剧社工作组、以及今天在场的学生名单都整理出来给我。”

“师父,听……听说……”

“独自饮酒?”欧南诺心中一动,抬头看向顾采薇。

“坐吧。”欧南诺指了指前面的凳子,又朝另一名女生说,“你先在边上等会儿。”

“应该是矿泉水。”顾采薇回答,“平时彩排都是空杯的,但正式演出因为考虑到效果,一般是用矿泉水代替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坐在边上的辛子菡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关切地问,“采薇,你要不要回去休息?“

每一个进入S大的新生,都曾听到过学长学姐们,一脸神秘地讨论关于那台古镜的“诅咒”。只是每个人说出来的版本都有些不同,而学校对此事向来三缄其口,让这个“诅咒”越来越神秘。

小叶子吐了吐舌头,俊俏的脸庞微微一红。他名叫叶予西,还是一名实习警员,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命案。

“导演系一个大三的男生,叫楚立风。”顾采薇说,“不过他这几天请假了,道具的话一般都是提前准备好的。”

“酒壶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

小叶子微微一愣,喊了声“是”立马跑开了。

顾采薇伸出肿胀的脚踝,说:“那场戏是女主角跳河不成功,因为道具桥架的栏杆松了,我脚一滑就摔下来了。”

《镜中影》是很多年前就写好的一部剧本,在S大有一个“传说”,出演《镜中影》的人都会受到怨灵的诅咒。至于怨灵为什么要诅咒大,没人知道,当然也没人在乎,大家喜欢的只不过是听猎奇故事的那阵快感而已。

3.顾采薇

从警十年来,欧南诺接触的命案不算少,但每次看到尸体时都会有一种强烈的不适感,仿佛尸体上那层肉眼可见的死灰色会通过空气爬到他身上蔓延一般。

赶到S大时,位于校园西部的老剧场外面挤满了学生,空气中充盈着恐惧以及莫名的兴奋之感。

刘书昊回述着现场,他的目光低垂,长长的睫毛让眼睛看上去有些无神,“本来在落幕后大家要到幕前去谢幕,但朱灵迟迟没动静,扮演侍女的李静去喊她,才发现她身体冰凉,真的死了。”

欧南诺微微点头,看了一眼另一个女生,问:“她是谁?”那名女生留着短发,穿着一件长袖T恤。

“收到!”小叶子飞快地掏出随身笔记本记下,又看向欧南诺,等待着下一步指示。

两个女生长得都很漂亮,尤其是左边的,一头披肩长发,五官清雅精致,散发着一种小家碧玉的美感。

在校园BBS上,“诅咒派”和“他杀派”也吵得非常凶。而目前“诅咒”占了上风,一条名叫《关于古镜的诅咒,你想知道的都在这儿了》的帖子成为置顶热,发帖ID叫“古镜女”。帖子洋洋洒洒数千字,详细地说了诅咒的来龙去脉。

欧南诺朝小叶子使了个眼色,这次小叶子倒很机灵,转身跑开,不一会儿,带着两个女生走了过来。

小叶子在一边飞快地记录着要点。

但此时的剧场却异常安静,安静到她耳边开始嗡嗡传出耳鸣声。

她侧过头不去看那束白光,但眼睛却始终被白色占据。就像昨天从舞台坠落的瞬间,眼中全是聚光灯的白色,白得刺眼。

刘书昊摇摇头,说:“她演最后一幕戏的时候,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舞台。我虽然在后台候场,但一切都是照着剧本进行的,应该没有什么异常。”

顾采薇没有回应,她看着前方的舞台,暗红色的幕布将她隔离在外。剧场内的灯光猛地亮起,示意着剧目的结束。

诅咒和那面古董镜子有关。四十三年前,一位名叫张辰的学生偶然在剧场仓库那台古镜前睡了一觉,他做了个无比离奇的梦,便依照回忆将梦写成剧本《镜中影》。

他是话剧社社长,也是话剧中男主角张子辰的扮演者。

此时话剧已经进行到下一幕,也就是本剧的高潮——女主角夕瑚之死。

欧南诺轻轻用指尖敲打着座椅扶手,在心中飞快地处理着信息。忽然,他的目光停在了前方舞台那面铜镜上,古老的镜面浑浊不清,在剧场内白色灯光下泛着一团昏黄的光芒,仿佛被岁月的灰尘掩盖着什么。

她微微动了动,右脚脚踝的疼痛让她回过神来。舞台上,聚光灯照在一架临时搭建起的长桥上,女主角夕瑚缓缓走上桥,一身淡蓝色的襦裙在灯光下显得清冷孤傲,她看向远方,目光中满是哀怨。

女主角夕瑚跳河的瞬间,被一群家丁赶来将其带走。身为富家千金的她,原本与落魄书生张子辰约定黄昏私奔,但等来的却是将她捉拿回家的家丁。

——

当舞台上的聚光灯亮起时,坐在第一排的顾采薇微微有些失神。白色的灯光很刺眼,就像校园正午的阳光,给人一种莫名的焦躁感,她甚至能隐隐听到从剧场外穿墙而来的鸣声,嘈杂而刺耳。

欧南诺听着,走向舞台处,远远可以看到法医正在对尸体进行初检。

“朱灵演得真好。”顾采薇低声说,“这一段没有台词,我始终演不好,但她做到了。”

就在这时,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从幕布后传来,如同穿透黑的闪电,刺入了每个人的耳中。

为了这场话剧,她准备了足足两个月,但却因为这场事故在演出的前一天全部泡汤。

灯光照在遮住舞台的幕布上,暗红色的幕布已经使用了许多年,上面斑驳的纹理宛如凝固的血迹,掩盖在岁月的痕迹中。

尹成回到尸体边上,说:“目前来看,死者身上无明显外伤,也没有明显的中迹象,死因可能是……是心脏麻痹导致的窒息。但目前不清楚死者生前的病史,不好做判断,要等回去尸检后看结果。”

顾采薇思索片刻,说:“她平时不怎么说话,所以我们来往得不太多,但是她人也挺好的,在社团和大家相处也都挺融洽。”

小叶子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说下去。欧南诺问:“目击者呢?”

——

掌声雷动,厚重的幕布缓缓落下。

“不排除他杀的可能。”尹成又补充了一句。

走到舞台时,法医尹成正从尸体边上站起,迎面走来,喊了声,“欧队。”

剧场中的学生都屏息凝神地看着,似乎都被女主角的凄凉遭遇打动。

很快,书生张子辰来了。他因为夕瑚父亲的阻挠未能准时赴约,但当他迟迟赶到香闺时,夕瑚已经香消玉殒,张子辰也因此变疯。

欧南诺点点头,说:“她死的那幕戏,你给我讲讲。”

欧南诺侧身挤进了剧场,剧场内已经被警戒线隔离,几名同事正在舞台上处理着现场。正在拍照取证的年轻警员小叶子小跑着过来,说:“师父,您来了!死者名叫朱灵,22岁,是表演系的一名大四学生。”

“整个剧场的学生都是目击者,大概有500号人。”

2.欧南诺

说罢,她抽泣几声,拿出一方丝绢抹了抹眼泪,随后,一脚踏上了桥的护栏。

“没事。”顾采薇朝辛子菡微微一笑,“就是有点闷。”

“那一幕很简单,女主角因为一场误会伤心欲绝,在镜前化好妆后独自饮酒哭诉,最后因为悲伤过度在镜前死去。”

欧南诺问:“初查是什么情况?”

顾采薇想了想,说:“不太清楚。但矿泉水应该就是学校便利店买的,酒壶的话,就是社团里的道具,都是由道具组的同学准备的。”

顾采薇也看了一眼女生,回头说:“她是我同学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,叫辛子菡。这一次她主要负责服装。”

“师父,死者就是趴在这镜子前死去的。”小叶子走到梳妆柜前说,“看上去像个古董。”

“朱灵是怎样一个人?”

“她原本也是女主角候选人之一,她……很想出演,虽然社团最后定了我,但她也一直在研究剧本,我偶尔请假时,也是由她暂代我排练。”

尽管夕瑚的结局所有人都清楚,但朱灵传神的演绎依旧让人震撼,现场传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顾采薇半低着头坐着,不敢直视警官的眼睛。欧南诺说:“你别紧张,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。前一天,你是怎么受伤的?”

什么?饰演女主的朱灵学姐……居然在舞台上死了?剧场中突然安静了片刻。

“朱灵的那场戏正好是独自饮酒,悲伤死去,接着一直到落幕都是以‘尸体’的形式趴在镜子前,一切都很顺利,她也没有任何异常。”

边上的小叶子抢着说:“现场确实发现一个酒壶和酒杯,里面有残留的液体,已经交给法医去检验了。”

剧场中的学生观众们都发出了叹息,有的女生还轻生惊呼出来。顾采薇也轻轻叹了口气。

确实,这面铜镜已经不知多少年岁了,镜面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浑浊,镜身与一台古老的榉木梳妆柜连在一起,柜身的雕花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层层脱落,辨认不出原有的形状。

“诅咒!这是古镜的诅咒!“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这一声仿佛在人群中投下了一枚炸弹,整个剧场的尖叫瞬间爆发起来。

“死者是在一场话剧中死亡的,因为她饰演的女主角也在最后一幕死去,因此直到落幕后大家才发现死者真的已经死去。”小叶子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,凑近说,“师父,听说是……是诅咒!”

1.顾采薇

突然,他的心猛地一震,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此时,舞台上经历了一段纷乱的小高潮。

因此,当话剧社社长刘书昊将《镜中影》的剧本拿出时,引发了学生们不小的轰动。而让人既兴奋又紧张的是,演出前一天彩排中,出演女主的大四学姐顾采薇就出了摔伤事故。

欧南诺点点头,说:“据说原定的女主角不是死者?”

“矿泉水和酒壶酒杯,都是哪里来的?”

夕瑚独自坐在闺房中梳妆,一言不发,她面对着一面铜镜,为自己画眉、抹上胭脂,仿佛要迎接什么隆重的仪式。她梳完妆后,拿起手边的一壶酒,倒了一杯一饮而尽,忽然喊道:“张子辰,你……你……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这是S大话剧社团本学期最重磅的演出。作为以表演及创作为特色的S大,每学期话剧社团的演出都是备受期待的,而这一次的剧目更加特殊。一来是迎接校园70年校庆,二来是则是因为那本剧本——《镜中影》。

站在眼前的高个子男生名叫刘书昊,是导演系的大四学生,留着圆寸头,五官俊朗,只是眼神中满是恐惧和紧张。

刘书昊说:“原女主是……是我女朋友,她因为昨天彩排时从舞台摔伤,今天没法出演,只好临时换角了。”

而让她坠落的,就是现在舞台上的这一幕——女主角夕瑚踏上桥栏准备投河自尽,在剧中她是没有投河成功的,但昨天,这一幕排练过无数次的场景,她却真的失足从桥上跌落,重重地摔在了舞台上。

夕瑚欲言又止,眼泪滚滚滑落,又倒下一杯酒一仰头饮下,终于,她哭出了声音,凄苦动人,现场许多女生都开始默默抹泪。夕瑚不停饮酒,似乎要浇灭心中的愁怨,但借酒浇愁愁更愁,她哭得更加伤心。

“叶予西,”欧南诺看向他,一字一句地说,“收到了就行动去,傻站着干吗?”

“负责道具的人是谁?”

突然,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,面部似乎因为内心巨大的痛苦变得扭曲,她的身体微微抽搐,扑倒在梳妆柜上。而她的手,却依旧不甘心地朝空中伸着,似乎想要抓住什么,但最终还是无地落在了镜面上。

“尸体先运走吧,通知死者家属进行解剖。”欧南诺简单说了两句,在不适感更加强烈前挪开了视线。

尹成招呼了两个人抬着担架运走尸体。欧南诺巡视着舞台,舞台很简单地布置成一个闺房,最大的道具恐怕便是舞台中央的那台梳妆柜。

“那她死前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吗?”

“朱灵死了!朱灵死了!”女生哭喊着,声音已经有些沙哑。

——

欧南诺点点头,他走近看了看尸体,那是一名很美丽的女生,五官柔和,一身淡蓝色的襦裙,宛如画卷中沉睡的古代女子,可惜被一层死亡的死灰色覆盖。

加载中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