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眼诡事录:光之暗影(大结局)

“我……就想多看你几眼,”她笑了笑,“或许、或许哪天就看不到了呢。”

欧南诺身体猛地一震,他粗重地呼吸着,眼泪从赤红的双目中滚滚滑落。他将针头缓缓靠近皮肤,手臂上啪嗒啪嗒地不停有水珠滴上,也不知是汗水还是眼泪。

老猫的身体连连后退,最后背部紧紧靠在墙上,他的神色复杂,包含了愤怒、惊恐与疑惑等诸多情绪,他看着灵蝶,道:“我、我是你父亲!”

“把注射到你自己身体里,他们两个都可以活命。”

看着他,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,说道:“怀疑。你永远包着怀疑的态度对人对事,即便是你身边的人也一样。尤其是清木村的事,你对清木村的过往念念不忘,可你知道吗,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你那可笑的执念引起的!我……”

十多年前,一次阴差阳错的“被绑架”让他认识了那个叫“月亮”的女孩,他从没想到过,他们会以命案的形式重遇。起初,那个总是带着神秘色彩的女子总让他带着些许防备心,但在长时间的接触下来,他渐渐发现,这个聪慧且勇敢的女子,内心压抑着那么多情感。

老猫笑了一声,回头看了一眼毛启元,毛启元立即会意,从洞口处离开,不一会儿,他推着一个人来到洞口。那人还未站定便蹲下身蜷缩成一团,就像一头受伤的小鹿。

叶予西初入警队时还是个虎头虎脑的愣头青,单纯而固执,尽管目前他还算不上一名优秀的警员,但这一年的时间,欧南诺看到了他的成长,而且他身上有一种成年人几乎绝迹的特质——纯真。

王平见状,脸色猛地一变,他快速飞奔过去,拦在了云彪身前,低声道:“别碰她!”

云彪一把将他拎起,用手捏开他的牙关,只见他满嘴鲜血,但钥匙却已经被他吞进了腹中。

官月灵缓缓伸出右手,用仅有的一丝气说道:“好好地……活着……”随后,她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。

说罢,他又微笑着看向欧南诺。

“让开,我先帮她包扎。”尹成将两人推开,从身上脱下一件衬衫,撕成两半,将官月灵不断涌血的伤口堵住。

云彪吃痛,弯下腰将他的头挪开,结果重心不稳跌倒在地,两人瞬间滚作一团扭打在一起

欧南诺将她的身体抱起,放在一旁,低声道:“月灵,你没事吧,月灵!”

欧南诺看着那面五高的石壁,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,除非有飞檐走壁的功夫,否则绝对不可能上去。

他说罢,将一卷绳索团在一起,用力朝上方的洞口扔去,灵蝶一伸手便接住了。欧南诺朝尹成道:“你先上去。”

“住手!”欧南诺猛地大喊一声,他冲到洞口的下方,仰头道,“你要杀是我不是吗?不要伤害她!”

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尹成的声音颤抖着,看向毛启元,双眼几乎要喷出来。

云彪回头看了眼王平,大喊道:“赶紧走!别在那矫情了!”

老猫不停干呕着,但脸上却堆满了笑意。云彪喝道:“吐出来!”说罢将两根手指伸进他口中,朝喉咙扣去。

3

但两人坠落只在瞬间,砰地一声巨响,他们重重地跌落在那尖石上方。剧烈的震响在石室中久久回荡,地面上血渍飞溅。由于毛启元是在下方,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尖石贯穿,毫无生还的可能。官月灵跌落在他身上,但头部也撞在石壁上,鲜血淋漓。

她只觉得鼻子一酸,但强忍住了要流泪的冲动。

“你以后少用笔写字吧,”欧南诺摸着她的右手中指,笑道,“这么漂亮的手,却长了个这么丑的疙瘩。”

“一个是你最任的伙伴,一个是你所之人,欧南诺,你要怎么选呢?”老猫饶有趣味地看着他,笑道,“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,五分钟之内不做决定的话,他们都会死。”

1

王平看了他一眼,默默地走了过来。

“傻瓜,我一直都在。”

而正如老猫所说,他对人总是抱着怀疑,但有一个人,他可以无比地信任——叶予西。

王平抬头看着他们,并没有要去抓绳子的一丝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大声道:“欧警官,照顾好月灵。”

说罢,他蹲在下方,尹成踩在他肩膀,欧南诺缓缓起身,灵蝶将绳索的一头绑在自己身上,同时将身体卡在洞内的石块后,再将另一头垂了下去,尹成正好抓住,他将绳索缠绕在手臂上,一点一点地朝上爬去。他平日便有攀岩的爱好,毫不费力便上去了。

老猫不断干呕着,一团未消化完全的食物伴随着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,溅了云彪一身,却不见那钥匙。云彪骂了声“晦气”,一把将他拎起,来到了石桌边上。此时尹成已经帮官月灵包扎完毕,云彪将老猫往地上一放,朝尹成道:“钥匙在他肚子里,你是法医,快把他肚子剖开拿钥匙。”

是老猫!

灵蝶冷冷地道:“刚才那一,致我死去的父亲。”

他说的疙瘩,是她右手中指第一节的茧子,因为多年来用笔姿势不对,但却又爱写字导致的。

欧南诺转过身来,轻轻抓住她的手,柔声道:“对你,我永远没有秘密。”

欧南诺看清那人时,心头猛地一惊,失声喊道:“小叶子!”

“让开!”云彪一把将他推到,朝骨架走去。

命运是残忍的,叶予西患有PTSD而不自知,或许正因为这样,他才能够将负面的永远压制,从而保持那一份纯粹吧。

尹成只觉得鼻子一酸,还要再说点什么,只听灵蝶喊道:“喂,先把人拉上来!”

老猫看着他,呵呵大笑着,忽然伸手将钥匙塞进了口中,他用手指用力往咽喉捅去,口中鲜血不断涌出。

随后,她抹了抹眼泪,重新堆上笑容,说道:“可以啦!”

但,五分钟却也足够了。

这两个人,无论哪个都是他无法割舍的同伴,别说五分钟,即便给他五个月、甚至是五年,他也无法做出判断。

云彪皱眉看了他一眼,又看向欧南诺,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王平却恍若未闻,只是看着他们微笑。

“月灵,听话,回去!”欧南诺大声道,“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!”

她又将对准右臂,道:“这一枪,为我自己。”她扣下扳机。

欧南诺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挠头道:“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”

老猫回到洞口,抬起手,他手上多了一支注射器。针筒里有半管液体,他将针头向上,推掉了一半,随后看向欧南诺,笑道:“这是海洛因,原本的量足以致死,但现在……我突然不想让你死了。”

砰地一声响,一发子弹射中穹顶的一盏日光灯,灯泡溅起遗传火花,啪地一声坠落粉碎。

忽然,只听洞口的灵蝶大声喊道:“从这里走,这是唯一的通道了。”

此时,叶予西依然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,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看到一半。尹成走了过去轻声道:“小叶子,你还好吗?”

欧南诺苦笑道:“现在我就是你砧板上的鱼肉,你不用怕我逃走了。我的审判是什么呢?”

2

他拿着针筒,手剧烈地颤抖着。

他将注射器用一张纸巾裹住,抛了下来。

“她已经死了!”云彪沉声道,“但我们还活着!”

“一切都是因我而起……”官月灵看着欧南诺,苦笑道,“我本想让你远离这件事,但不料你却越陷越深。如果要用你自我毁灭换我苟活一生,那我不接受。”

“快点!上来!”王平大喊,云彪踩在他肩头,抓住了绳索,洞口的三人快速将他拉了上去。

灵蝶与尹成用尽力气将两人拉了上来。

“开枪!”官月灵突然一声厉喝,她一手抓住毛启元手中的枪管,对准了自己的额头,“你开枪啊!”

这是他唯一能选择的。

“王平!”

毛启元看向老猫,等待着指示,老猫却微微一笑,道:“不可以开枪,这场审判必须保持仪式感,最终的选择,应该由欧南诺来做。”

砰地一声巨响,老猫的身体直直坠落,跌在了毛启元的尸体上面。

老猫皱了皱眉头,似乎对于他打断自己的感言很不满意。

就在他一咬牙要扎入皮肤时,右手手腕猛地一紧,已经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。

砰地一声响,老猫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,他捂着右腿,鲜血汩汩流出。

欧南诺大声道:“不要伤害他们,你要我怎么做?”

欧南诺脸色惨白,他捡起那支针筒,颤抖着将它从纸巾中拿了出来。针筒中的那段透明液体不会让他置于死地,但却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

他当然知道针管里的是什么了,但他面对官月灵与叶予西的死亡天平,完全无法做出选择。

对于欧南诺的玩笑,她并没有生气,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。

“不好!”灵蝶的脸色猛地一变,“石桌下的干草是罂粟,他要点燃罂粟!”

“欧南诺,你疯了?”是云彪。

欧南诺大吃一惊,喊道:“月灵,回去!”

尹成吃了一惊,道:“他、他是活人!而且我也没手术刀啊!”

仿佛刚才的悲伤都只是幻觉一般。

灵雾山的风送来柔软的雾气,她站在古松前,看着前方背对着自己站着的欧南诺,说:“你不许偷看哦,我要说我的秘密了。”

老猫看着他的反应,似乎很是开心,长笑一声道:“我对钱早就没有兴趣了,我做这些,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——净化人类。你们对我的阻碍,都会成为你们自己的罪孽!而今天我作为审判者,是在为你们净化罪孽!”

灵蝶紧紧握着手枪,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他,冷冷地道:“抱歉,我叫楼小蝶。”

他跌落下来并未死去,反而趁着无人注意用仅剩的一只手爬到了骨架旁,而此时,他的右手正捏着那枚黑色的钥匙。

尹成点点头,此时下方是云彪站在最下面,而欧南诺将昏迷中的官月灵用绳子绑在自己身上,他站在云彪肩头,抓住了绳索。

“放心,我不会的。”欧南诺笑着说。

王平却摇了摇头,道:“你先上去,你们是因为我才无法从那扇走的。”说罢,他自己蹲下了身。

“王平,快上来!”欧南诺大喊。

众人齐齐望去,只见躺在石桌边上的老猫右手高高举起,手指上捏着一个打火机,一窜火苗跳跃地燃烧着。

“别碰我!”叶予西如触电般躲开,他紧紧抱着膝盖,口中不断喃喃,“别碰我……别碰我……”

欧南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道:“你要我怎么办?放了他们,我任你处置。”

老猫看向毛启元,喝道:“不准开枪!”

而那一瞬间,毛启元手一松,手枪瞬间被击飞到了身后。他低喝一声,伸手抓向官月灵,官月灵闪身躲到一边。

“来吧。”欧南诺直视着他。

云彪瞪着老猫,喊道:“钥匙拿来!”说罢也冲了过去。

她说完,砰地一声又是一枪,老猫嘶声惨叫,灵蝶冷冷地道:“这一枪,致我死去的母亲。”

“不!不!不!”老猫嘶声大喊,但灵蝶哪里理会,一脚将他踢了下去。

云彪蹲了下去,道:“踩着我的肩膀。”

0

老猫脸色猛地一变。

灵蝶脸色微变,她看了一眼欧南诺,缓缓交给老猫一个东西。

“一直追着清木村事件不放的人是我,与她无关。我的命随便你拿走,但……请放过月灵。一命换一命,你不吃亏。”

欧南诺左手扣住尹成的手腕,尹成瞬间失去力气,松开了手,他大声喊道:“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?那是海洛因啊!”

欧南诺轻笑一声,打断道:“我听不太懂你说什么,我们直接点,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她?”

“这一枪,致我死去的姐……妹。”

王平死死抱住云彪的腿,云彪甩了几次甩不动,便也不甩了,硬拖着他超前走去。眼见快要够着骨架,王平猛地一口咬在云彪腿上。

“南诺,你闭上眼睛好吗?”

“欧队,不要!那是品!”尹成大声喊,扑上去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。

此时,凹槽已经缓缓升起一缕黑色雾。

而官月灵对他所隐瞒的“秘密”,居然只是为了不让他陷入黑暗的旋涡。

欧南诺脸色巨变,他抬头看着老猫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忽然,他的余光落在桌面的绳索上,心头猛地一动,说道:“有办法了!我们把绳索给到灵蝶,然后站在另一人肩头,灵蝶可以用绳子将人拉上去。”

忽然,他的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,他起身抬头看向老猫,说道:“他们之间能活一个,那……我用自己的命换另一个。”

“原本我确实是这样想的,但现在,我突然觉得让你就这样直接死掉,也挺可惜的。”老猫脸上突然扬起异样的笑容,“你想救她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游戏,你想试试吗?玩的话,她或许能够活命。”

老猫看着他,忽然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忍拒绝,我有个很好的想法。”他说完,转身看向灵蝶,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“哦?”老猫看着他,将官月灵重新拉回洞中,笑道,“你的命很硬,我设了那么多局都被你逃脱了。”

欧南诺听话地闭上了双眼,她脸上的笑容再也支撑不住,眼泪从眼眶滚滚滑落。她伸出手,轻轻抚摸在欧南诺的五官上,从额头到眉骨、眼睛、睫毛、鼻梁、嘴唇再到下巴,她将他的五官默默地刻在了心里。

忽然,她持枪缓缓上移,指向了老猫。

云彪看着他,久久没有说话。他慢将手松开,低声道:“你是个男人,要为你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。我不拦你了,但你这一针下去,我就当从没认识过你,我会告诉子鸣,你不再是他的英雄。”

“我的仪式!我的仪式!”老猫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,转而换成了无比的愤怒,他指着石室内的人,喊道,“灵蝶,杀了他们!一个都不留!”

“这一次,为所有因你而死的人。”

“快!接长绳子,拉王平上来!”欧南诺大喊,飞快地将两根绳子打结接在一起,垂了下去。

毛启元紧紧握着手枪,一时手足无措。官月灵突然猛地抬起枪口,随后一掌切在毛启元手腕上。

老猫大笑道:“你不是想救官月灵吗?那就让叶予西当做高塔的祭品,或者说……你改变主意了,想要留下叶予西的命?那官月灵,还是需要迎接高塔的毁灭。”

“是!”灵蝶低声回应,她蹲下身捡起毛启元掉落的手枪,缓缓走到洞口,低头看着欧南诺。她缓缓抬起手,将枪口指着下方,但却久久没有开枪。

王平想着离那骨架远一些,便带着云彪滚到了另一边,正打得上头,突然间听得哗啦啦一阵响,二人同时停手望去,只见原本站立着的骨架,此时已经散落在地混为一片,而地上,有个人正看着他们咧嘴笑着。

毛启元回望着他,微微一笑道:“我说过,我很喜欢他。”

欧南诺颤抖着呼吸着,一滴汗从他额头滚落,他看着云彪,低声道:“放手。”

“很简单。”老猫看着他,脸上的笑容更盛,“官月灵和叶予西,你只能救下一个,而另一个,将作为高塔的祭品,被我推下去。”

尹成大惊失色,他冲到欧南诺面前,抬头看着叶予西,喊道:“小叶子!你没事吧小叶子!”

云彪沉声道:“这一针下去,你以后就会活得生不如死!”

“采茵!”王平双目赤红,发疯一般冲了过去,他看着散落一团的骸骨,张嘴着却没能发出声音,但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出。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他的嗓子发出诡异的笑声。

元彪看也不看他,大声道:“快,拿钥匙!”他见欧南诺正帮着尹成替官月灵包扎,便直接朝骨架的方向跑去。

“月灵!”欧南诺失声大喊,他丢掉手中的注射器,直冲过去。

欧南诺扶着石桌,无力地坐在地上。他不敢抬头去看官月灵和叶予西,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与两人的点点滴滴。

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,从外套中将早已藏好的一个皮纸袋拿了出来,轻轻地放进了那个黑暗的树洞中。随后,她恢复了笑脸,说道:“好啦,我说完了,轮到你了。”

她的话刚落音,伴随着老猫的诡异的笑声,打火机坠入了凹槽之中。

然而,叶予西却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般,他双手抱着膝盖,瑟瑟发抖地蜷缩成一团,似乎经受了什么惊吓一般。

“灵蝶,你、你在干什么?”

王平摇头道:“不可以……不可以!”

“月灵!月灵!”王平不知何时跑了过来,他颤抖着手按住官月灵不断渗血的头部,眼泪滚滚滑落。

老猫摇摇头,笑道:“那这不是和最开始一样了吗?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。”

她又将枪对准老猫的左臂,用力扣下扳机,砰地一声巨响,老猫的嗓子已经失声,喊不出声音了。

老猫见两人打了起来,急忙贴着墙壁躲到灵蝶身后。毛启元飞扑向官月灵,官月灵猛地一脚朝他下盘扫去,毛启元身体没能站稳,直接朝洞外倒去。但他身形高大,在跌落的瞬间,忽然反手扯住官月灵的外套,官月灵一声惊呼,和他共同坠落下去!

官月灵不理会他,转头看向持枪的毛启元,说道:“开枪吧,杀了我。”

忽然,尹成惊呼一声,道:“他在点火!”

欧南诺看着官月灵和叶予西,只觉得心如灌了铅一般重重地沉了下去。

这么多年以来,他一直认为自己的职责是守护身边的每一个人,但他现在才发现,有那么一个人,一直在默默地守护着他。

他将尹成甩开,翻起袖子,缓缓将针头靠近手臂,他的手剧烈地颤抖着,只这一瞬间,额头便冒出了豆大的汗珠。

咔哒一声,弹匣已空。灵蝶看着老猫,说道:“算你命大。”说罢一把拎起他的衣领,将他拖到了洞口的边缘

“住手!”忽然一个声音响起。欧南诺抬头看去,只见官月灵一步跨到了洞口的边缘,说道:“杀我吧。”

尹成只觉得心猛地沉了下去,他浑身颤抖着,大声道:“放了他,我求你们放了他,你们要什么?要钱吗?我很有钱,我可以都给你!”

“我知道!但我能怎么办?我没有办法!”欧南诺嘶声回应,他粗重地呼吸着,声音和手一样剧烈地颤抖着,“月灵和小叶子,一个都不能死,但我可以——我没有家人,把他们救出去之后,我可以自杀,但他们……必须活下去。”

加载中…